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文学论文 > 外国文学论文 > 正文
外国文学论文( 共有论文资料 139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文学空间中的死亡理念

2012-07-24 18:35 来源:外国文学论文 人参与在线咨询

 

20世纪法国的理论家布朗肖就像通常他著作上简短的自我介绍一样:“莫里斯•布朗肖,小说家和批评家,生于1907年。他的一生完全奉献于文学以及属于文学的沉默。”他既是萨特、巴塔耶的同辈人,又是福柯、巴特、德里达精神上的导师,后半生却逐渐消隐的他拒绝一切采访和抛头露面,成了“被遗忘者中较为著名的一个”。在这里本文通过对布朗肖的理论著作《文学空间》中死亡观的分析来解读布朗肖,阐释布朗肖的存在价值。

 

死亡是布朗肖理论的基点,在布朗肖的《文学空间》死亡的意义中至关重要。而文学空间也就是使作者进行创作的空间,也可以叫做死亡空间或者外部空间。因为一个真正的写作者,他事实上不能说是主动地写作。他写作的时候感到自己是被一种外部的力量所支配的,被灵感所驱使,自己只是写作的工具而已。但是作品是作者所写的东西,它完全是作者的产物,所以写作既是我的写作,又不是我的写作,因此写作的空间,也是死亡空间。

 

而要探讨写作的死亡空间首先就要明白死亡在哲学意义上意味着什么,传统意义上的死亡往往被看做是生命的对立面,死亡也就意味着生命的结束。早在《斐多篇》里,苏格拉底死前面对死亡时的从容,认为人的肉体是对灵魂的羁绊,只有摆脱了肉体,灵魂才可以真正追求哲学的智慧。苏格拉底强调学习哲学就是学习死亡(dying)和处于死亡的状态(beingdead),而这也往往是研究哲学所忽视的一点,人从出生到死亡的这一段时间是永恒不变的时间,也是回归理念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被感知到的是真理,其他一切感觉和影像都是模仿。而哲学的真理是与死亡有关的,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在连续不断的变化之中,没有什么事物是确定的,只有死亡是注定的。

 

在加缪的《西西弗神话》里是人类试图战胜死亡的例证告诉了我们答案。西西弗一次次试图逃脱死亡的羁绊,却是徒劳无功,任何对死亡的抗争都是无用的,自杀也并不是就逃脱了死亡的注定结局,并不就是较后的终结。自杀是承认被生活超越,想超越人对死亡的恐惧,其实世界就是我们自身主体预想的表象和轮廓。若是自杀是某种超过人的东西的话,那么人们去死是不可能达到的,人类之所以能够自杀,是因为死不是人之所能超越的东西,这也是尼采借查拉斯特拉之口所提及的“人是某种应当被超越的东西”,之所以选择自杀这种自愿死亡的按照卡夫卡的观点是因为缺乏耐心(卡夫卡认为缺乏耐心和漫不经心是人类的两大原罪)而拒绝等待前面奥秘、不可测的未来。

 

死亡是我存在的起源所在,也带来了对现代哲学自我主体性灭亡的思考,在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中也有相关论述,强调人“是”什么的前提是“存在”,而使人类存在的现实是人必须知道自己要什么和如何去做。我们了解自己都是通过他人的评价,是透过他者之眼看到的“自己”,所以我们习惯上把死亡当成是抽象的。虽然死亡是事实,可是我们自身没有体验,在活着的时候是不可能了解自己的,因为我们是从他人的角度观察到自己的存在,这种存在并不是真正的存在。而人类真正的存在是超越现世的生活,死是真正来临,也是较终的存在。

 

如果说过去决定了我是什么,那么未来就是我在世的存在,我是个“老师”,是个“学生”,但不可能永远是,今天我是一个学生,明天就毕业走向了社会,“学生”就已经成了过去,总有他人取代“我”的位置。而人类的终极位置就是死亡,如果不是死亡的在场,我们会一直生活在幻象之中,海德格尔把生命定义为dying(正在死亡),人的生命就是向死而在,还没有死,但是死亡已经先行。死亡是较极端的可能,因为死亡是注定的,但你未死之前,死亡是不可能的,你死去之后,就什么都不存在了,只要你存在着,死亡根本就与你无关,海德格尔称之为“不可能的可能性”(thepossibilityofimpossibil-ity),而布朗肖则把它描述为“可能的不可能性”(theimpossibilityofpossibility),正是基于这种不可能性才有了可能出现的“死亡空间”。

 

布朗肖关于死亡的观点并不是自我阐发的,美国学者伊森•克莱因伯格认为布朗肖对死亡的思考是基于海德格尔基础上的,“对于布朗肖而言,他和海德格尔一样,认为死亡是可表象性的界限,因为死亡是关于不可能的可能性。但是作为界限,死亡也包含有意义的可能性,一切根据它而获得规定。

 

作为既给予一切意义又同时存在夺走一切意义的时刻,死亡在终极意义上是模棱两可的(ambiguous)。

 

死亡是被固定在时间中的有限时刻,而作为总是将要来临的和在前的时刻,它又是无限的。就此而言,死亡是提供有限者的无限性,因为它是理解已经到来的东西的基础,但这种理解依据的是一个避开一切种类的叙事或目的论的尚未到来的东西。”在死亡问题上,海德格尔是消极的,既然人是注定“向死存在”的,那么人可以选择逃避到存在者那里去。人的存在是有限的,死亡是终点是不可超越的,死亡是“我的”,意味着“此在”终结,也意味着“不再在此”……而布朗肖关于死亡的思考是积极的,如果说海德格尔选择了对死亡的逃避,那么布朗肖则是选择了超越。布朗肖用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群魔》基里洛夫的自杀和拉辛的戏剧《安德洛玛刻》里面的阿里亚选择死亡的例子,在布朗肖看来,他们不是选择了死亡,而是被死亡选择,在走向死亡的途中已经不在场,一旦作出了死亡的决定意味着走向了那个黑暗的空间。在他早期的随笔《文学和死亡的权利》《作品和死亡的空间》中都谈到文学与死亡以及写作与死亡的关系。布朗肖认为文学与死亡的关系拥有比哲学意义上人类与死亡的关系更深一层的意蕴。语言是在自我言说的控制力量之中的,而在文学中,词语是超越自我意识的,是处于对作品的召唤之中,是在对“死亡”的拒绝之中,就像存在之中的“虚无”一样,死亡对我们来说有太多的不确定,我们无法去把握它。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